undefined

 

「夏繁學弟,等等。」好不容易,許向弦用最快的速度開完會,本來還在工作的他看到已經整理好資料要離開的夏繁,便開口喊住了他。

 

夏繁轉過頭來看了看旁邊,接著一臉不敢置信的指著自己,開口問道:「你叫我麼,學長?」很明顯的他並不太相信許向弦會開口喊住自己,因為他其實沒有什麼存在感啊,說是國中部學生會副會長,但是剛剛在會議上,他也沒有開過多少次口,許向弦跟國中部的會長就已經把事情都已經協調好了。

 

他就只是在旁邊負責幫會長把拿到的資料整理起來而已。

 

「嗯,我叫你啊,很驚訝麼?」許向弦看著夏繁的驚訝臉忍不住的笑了,為什麼被自己叫住要這麼訝異呢?

 

「嗯,因為我覺得我沒什麼存在感,學長找我有什麼事情麼?」夏繁抱著手上的資料問許向弦,他不覺得許向弦會為了什麼小事情把他叫住,但是跟許向弦這樣面對面單獨講話還是第一次,所以夏繁忍不住捏緊了手中的那堆資料。

 

「想問問,學弟等等是要直接回去了麼?」

 

「嗯,是要直接回去了。」話說學長問這個做什麼呀?夏繁想不通的眨了眨眼睛,長長的眼睫毛扇上扇下的,顯得特別可愛。

 

「等等能順帶讓我跟去麼,現在天色也晚了,我擔心你一個人回去有危險。」聽到這裡的時候,夏繁的臉紅了一下,難道學長是在擔心自己麼?不知為什麼的,夏繁的內心有些欣喜。

 

「還有我哥哥似乎到府上叨擾了,所以我覺得身為弟弟的我有必要前去關心一下。」許向弦說道。然後就見到夏繁長長的睫毛又垂了下來,原來是這樣啊,他本來還以為學長平時也有在關注自己呢,果然是他想太多了,只是因為副會長在他家……為什麼副會長會在他家?

 

「你先去放資料吧,然後就在那邊等我,我這邊一下子就好了,不會讓你等太久的。」說著,許向弦就又開始整理手邊的資料,高中部的學生會長要做的事情會比國中部的多很多,何況國中部的學生會會長還有一個副會長可以幫忙他,而高中部,大概只有一個掛名的副會長吧,所以他等於只能做到死。

 

「知道了,我就在那邊等學長了。」夏繁朝他點了一下頭,就抱著那一大疊的資料回了國中部的學生會室。

 

「夏繁,你怎麼這麼傻呢,你明明只要能跟向弦學長說到話就要很開心了啊,為什麼還會這麼難受……」夏繁一邊將手邊的東西分類,一邊等著許向弦的到來,光是聽到許向弦要送他回去他就應該要很開心的啊,為什麼不管他怎麼想他都開心不起來呢?

 

大概是因為,許向弦的目的並不是單單只要送他回去怕他遇到危險吧……要是許向弦的目的就這麼一個的話,他肯定就會開心起來的。

 

「學弟,久等了,準備好就走了吧。」夏繁點了點頭,拿起書包就領著許向弦去停放腳踏車的地方牽車,這時夏繁倒是想到了一件事情:「學長,你怎麼去?」

 

許向弦想都沒想就說了一句:「我騎車,你指路。」說著許向弦牽過夏繁的腳踏車,然後示意著他上車,夏繁倒是沒有想過幸福來得如此突然,不僅能被許向弦送回家,能共乘一輛腳踏車。

 

夏繁坐在後座看著許向弦騎車的背影,忍不住擔心許向弦會不會太累,自己應該不會太重吧?最近應該沒有吃太多而因此長肉了才對。

 

「學長,右轉後第一棟就是了。」許向弦轉彎之後就看到了一間兩層樓的透天厝,夏繁接過腳踏車停好之後,領著許向弦進門。

 

「哥,我回來了哦!」夏繁打開門之後,就朝裡面喊了一聲,轉彎走進客廳後,看到坐在客廳翹著腿看著電視的葉子渠跟許向琛。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等等,那不是我的葡萄汽水麼!那是最後一罐了耶!」夏繁急急忙忙的扔開書包衝到茶几前,惋惜的看著自己僅剩的最後一罐葡萄汽水已經進了葉子渠的肚子裡頭。

 

「啊……對不起嘛,我明天再買來賠償你,你要多少都行,好麼?」葉子渠伸手揉了揉夏繁的頭髮,就說怎麼這麼剛好,他倆喜歡喝的東西這麼剛好,為什麼就那麼剛好,這個就剛好剩那麼一罐?慘了,印象肯定更差了,還沒有好印象,壞印象就又多了一個。

 

「唔……你說真的麼?」夏繁看了一眼葉子渠,見葉子渠點點頭,夏繁也就綻開了笑顏,葉子渠心裡想,果然還是小孩子,天真到真的很可愛。

 

「不過,你回來了,會長沒跟著你一起來?」葉子渠疑惑的問道,難道他今天的助攻沒有任何的功效麼?他可是抓到機會製造一些福利給夏繁啊,難不成會長這個人這麼的不賞臉?

 

「有來的,非常感謝學弟的協助。混帳哥哥,你可讓我逮到了。」許向弦一臉笑瞇瞇的看著許向琛,許向琛這回就是想溜也溜不掉了,那句話怎麼講來著?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這大概是再懲處他沒有做好學生會副會長的責任吧。

 

「有話好好說,先坐下來我們好好談談,先別說你今天要我做得東西我可是花了一個小時就處理完成了哦,別再說我都沒有做事了,至少那份報表是可以看的啊。」許向琛擺出一副哥哥氣魄的樣子看著許向弦,就當許向弦要回話的時候,郁君沉從廚房走了出來,說了一句:「有事等等再說,我咖裡已經煮好了哦,你們四個快點給我去洗手,然後坐好吃飯!」郁君沉雙手插腰,像極了這個大家庭的媽媽一樣,正準備喊一群熊孩子去吃飯。

 

「知道了,聽到了吧,學弟喊我們吃飯了,有什麼話等吃完飯再說吧。」許向琛說完就摸去洗手台洗手,然後順便摸到郁君沉旁邊,一把把他抱進懷裡。

 

「學弟你真的好賢慧啊,果然我覺得娶老婆就是要娶這種的。」說著下巴還在郁君沉的肩膀上磨了兩下,然後他就體驗了一回被勺子打頭。

 

「我才不管你要娶誰啦,快點去吃飯了!」

 

「嗯,這就去。」許向琛揉了一把郁君沉的頭髮,笑中帶著點寵溺,這樣的許向琛,讓郁君沉有些的不習慣。

 

「什麼啦……」

全站熱搜

降野辰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